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上海治白癜风的药物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1-19 03:39:14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上海治白癜风的药物,涞源白癜风医院,华容白癜风医院,灵璧白癜风医院,北京皮科好的白癜风医院,安县白癜风医院,北京权威看白癜风医院

原标题:“达康书记”的下属,老本行让人意外

撰文| 高语阳编辑| 张伟

《人民的名义》火了,成了街头巷尾议论的话题。

剧中的老戏骨不少,演技担当不少,但你知道吗,在这部主要讲述检察官故事的电视剧中,还真有检察官出演。他就是江苏省南京铁路运输检察院的于诚群,在剧中扮演了京州市纪委书记张树立。在第二集中,京州市副市长丁义珍出逃美国,气愤的市委书记李达康叫来市纪委书记张树立问话,这就是于诚群的第一次出场。

政知圈(微信ID:wepolitics)了解到,于诚群在1991年进入检察系统,1991年到2002年都在检察院反贪部门工作,直到今年2月退休,他一直在检察院一线工作。演戏是他的业余爱好,在《大秦帝国之崛起》、《决战南京》、《芈月传》中都有出演。从2002年开始,他利用业余时间,演一些小角色,但从没影响过工作。他表示,退休后会放更多的精力在演戏上。

政知圈(微信ID:wepolitics)专访了于诚群。在这位专业的检察官眼中,《人民的名义》水准如何?多次与吴刚有对手戏,他眼中的“达康书记”是什么样的?

戏前戏后没人知道自己身份

政知圈:是一个怎样的契机,让您参与到《人民的名义》拍摄中?

于诚群:大部分剧组的筹建期是在北京、上海,一般在筹建时,主演和一些重要配角就都确定下来了,其他一些小的配角、大特约、小特约、小的群众演员等,为了降低成本,就拍摄的时候在当地找。这个剧之前是在北京筹备,来到南京要拍的时候,剧组就找熟人推荐,有一个江苏省演艺集团的老师推荐了我。我十几年拍戏下来,演技得到提高,在实际拍摄中也认识了一些演员、演员副导演等。之前在拍摄影视剧时,这个老师看过我的戏。

去年2月中下旬,我去见了演员统筹,给他看了我的资料、作品,类似于试戏。他对我还是比较肯定的,就定下来让我演。在这之前和之后,除了极个别关系很好的人知道以外,没人知道我是在职检察官。

政知圈:您是什么时候听说《人民的名义》这部剧的?这部剧刚好反映的也是检察院反腐工作,当时有什么想法吗?

于诚群:找我拍之前我就知道这个剧在筹备,当时就非常想演。后来我去了之后,虽然大角色都没有了,但给了我京州纪委书记张树立的角色,我心里还是蛮高兴的。这部剧的演员统筹也说,我的形象气质和剧还是挺符合的,但认识晚了,如果我们能更早认识,应该会安排个重要些的角色。

这些年我很喜欢看破案方面的剧,看到这类电视剧我都会追。有句话说,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,我看这些剧一个是学习怎么办案,二是挑刺儿,有些不真实的,我就能看出来。像《人民的名义》这种专门讲检察院反贪的非常少,反贪我干了十几年,2000年还获得过省级人民检察院反贪优秀侦查员,我看到这个剧就很高兴,想着要演好这个剧。

业余爱好而已绝不影响工作

政知圈:您是检察官,这些年您工作和拍戏的经历是怎么样的?

于诚群:我首次触电是在1990年,我在电影《淮海战役》里面跑龙套,放映的时候剪掉了。《淮海战役》当时是到南京来拍,需要群众演员。我在南京市工人文化宫话剧队,那个年代还没有“群头”,剧组就是去文化宫、文化馆招人,拍了一天,10块钱劳务费。

1991年我考进了检察院,在反贪部门工作。上下班时间没个准头,就是上了班不知道下班的时间。各种因素之下,我基本上把业余爱好全部放弃,唯一还保留的就是代表检察院去做演讲。

我从书记员干起,1991年到2002年一直在反贪部门工作。刚开始反贪局是叫经济犯罪检察科,后来逐渐各地有了反贪局,一个是突出反腐败力度,还有一个就是调查取证的时候比较方便。

到了2002年,领导觉得我表达能力还可以,把我调往公诉科干了2年,后来又去了控告申诉科。相对而言,这些科室上下班时间固定一些。从2002年开始,我就拾起了兴趣爱好:拍影视剧,说相声。

政知圈:平时怎么平衡工作和拍戏呢?这算是兼职吗?

于诚群:我主要是在南京和南京周边拍戏,因为还要上班。我没有接到大角色,就算是有我也不敢接,因为这些角色一驻组就是几个月。我接的角色偏小一点,工作之余拍戏,拍完立刻上班。不管在单位哪个科室,我都是业务骨干,我也发表过专业论文。

有网友说我拍戏十几年,这检察官怎么干?其实,在南京拍的戏本来就不算多,一年有两、三个戏找我就差不多了,拍个一天半天就完了,不是从年头拍到年尾。

假如拍戏在周六日我就不用请假直接去,偶尔在工作日,就请年假折抵。我也是老职工了,年假也有十五天。另外,工作中有时候需要加班,我们这边是后面有事的话可以拿加班冲抵。这两个可以解决上班时间拍戏的问题。我可以拍着胸脯说,每年的公休假基本上都没用完过,这些时间我都贡献给了公家。

还有网友说,国家机关公务员不许兼职。这是兼职吗?我理解的兼职是在某个单位某个部门担任一个职务,拿固定工资。另外,立法的本意是担心公务员利用手中权力兼职谋私,我就是业余爱好而已,而且绝不影响工作。

真正办案比剧里辛苦多了

政知圈:您是专业的检察官,您觉得这部剧的专业性怎么样?写实程度有几分?

于诚群:这部剧表现出来的内容,我认为,90%以上是写实的。但是要挑刺儿的话还是能挑出一些细节。

大的层面来说,我们真正办案比电视剧里面辛苦多了,不过这也很难表现,真表现出来可能观众就不愿看了。比如侯亮平去赵德汉家搜查,我们叫突破,突破之前就是大量的调查。这个调查全用影视的形式表现出来,戏剧冲突不那么强烈,观众就不爱看了,真正办案比剧里辛苦多了。

还有一点不是这个剧才有的,是二十多年来公检法的剧都是这样的。侯亮平去赵德汉家、办公室等地方搜查,都是检察院的人进去。法律规定必须有两名以上的见证人在场才行。假如只是办案人员,你说东西在我这里搜查出来的,有什么证据么,我说这是你们带进来的怎么办?所以规定要有见证人在现场看着,到法庭上出示证据的时候才能有效。

什么人能当见证人呢?比如你去这个单位搜查,单位保卫科的人、纪委的人,或者街道、派出所的人,实在没有人,哪怕是邻居也可以。我看办案的电视剧里面都没有这个。

谈“达康书记”:我一拍就觉得他的戏不错

政知圈:这部剧播出之后,“李达康”书记火了,您和吴刚有对手戏,当时对他有什么样的印象?

于诚群:之前听说过吴刚,对他的戏有些印象。在实际拍的时候,我心里面觉得,他表演确实不错,挺好的。我们演戏时,心里面会给对戏的同行打个评分,谁的戏怎么样。我跟他一拍就觉得他的戏不错。

政知圈:张树立在同名小说中因为办案捞好处也被抓了,您在电视剧后面还会再出现吗?

于诚群:我在电视剧中还会出现,但都是正面形象。因为剧本经过编剧改编,有改动。后面京州市公安局赵东来查贪污的时候张树立也有参与,在市委讨论会上,张树立还有一段慷慨激昂的陈词。

政知圈:现在有人觉得这部剧是“黑”警察,也有人觉得这部剧淡化了纪委在反腐中的地位,觉得不合适,您怎么看?

于诚群:有人说这部剧是“黑”警察,警察反面形象比较多,我个人觉得没必要这么想,任何单位都有好人和坏人。其实在电视剧的后面,检察院就有坏人,但现在还没出来。有人说剧里把检察院夸成一朵花,其实不是的,检察院也有腐败,这是情节安排。

另一方面,这部剧主要讲检察院的反贪,就以这拨人为主,这是表现的重点。假如拍一个以其他系统为主的,就会大量表现其他系统的工作。如果要面面俱到,就容易成大杂烩。我觉得其他系统的人没必要这么想,毕竟只是影视剧而已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北京正规治疗白癜风需要多少钱